和儿子在欢乐岛的日子
我做梦也没有想过会生一个“自闭症”的儿子。记得他出生时,长得又白又胖很可爱。但在二岁多时,我发现他与别的孩子有很多不同之处,特别是语言出现退化、行为怪异。于是带着他走上寻医之路。经过差不多一年的时间,又几经周折,最终是在中山三医院诊断为“自闭症”。当时我并不清楚“自闭症”是什么病,以为“自闭症”不就是孤僻嘛,让他多和别的小朋友玩不就行了。这种无知的想法一直伴随我到参加了中山三医院的家长培训班,查阅了很多有关的资料之后,才知道这是一种伴随终生无法治愈的病。当时我那种痛苦和绝望的心情相信是所有的“自闭症”孩子家长都曾经有过的。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看着睡在自己身旁的儿子,就会想:他如果一直都是这样,他的将来怎么办?以后怎么上学呢?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也会离他远去。我自叹命运不佳,抱怨上天为什么给我这样一个孩子,于是我的耐心越来越差,脾气越来越大,当他不听话或做错事时,我总是火气腾腾,把孩子当作出气筒,大发雷霆,甚至动手打他。由于我这种变化无常的情绪,我的儿子也变得越来越任性,越来越不与人交流。看到这种情况,我的心越来越痛,但又毫无办法。
当了解到能改善这种病的方法只有靠训练后,我又几经周折,与“欢乐岛”取得联系。终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到了“欢乐岛”。在欢乐岛的日子里,我学到了爱,明白老师和家长们之间要相互理解、尊重,以及对孩子要关爱与包容。这些都是我们在其他环境中难以体会到的。她们从不会因为这些孩子的障碍,厌恶和轻视他们,相反,对我们孩子的一些异常表现给予充分的理解和宽容。为了教好孩子,老师们总是耐心的,又反反复复的教每一个孩子,并教会了我们家长许多教孩子的方法。记得刚来的头几天,我儿子非常抗拒老师,碰都不让老师碰,老师一靠近,他就大哭大叫,把我抱得很紧。看见他这种情况,我很担忧、心疼他也很恨他,他这个样子怎么训练呀,会有效果么?但经过老师耐心和有方法的诱导,他慢慢地变得接受了老师,还肯配合老师的训练,让我终于对训练有了一点希望,而且从老师的一举一动中,我们能够看出他们是真心爱我们的孩子。
经过三个月的训练,我儿子在语言、认知、行为等方面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进步。平时不听指令,没有主动语言,想要的东西很少会开口说要,只是拉着你的手去拿。理解能力差,还经常发脾气。来到欢乐岛之后,与以前大不相同,现在有了主动语言,认知能力提高了。能够用语言来表达他的需求,会主动找其他的小朋友玩,还会唱几首儿歌,语言也越来越多了。大肌肉和小肌肉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原来不会用剪刀、不会握笔和自己吃饭,现在能自己拿笔写出简单的字,画出图形,又学会了用剪刀剪图形,而且自己也会拿勺子吃饭了。还有一件事让我更高兴:他来训练之前,对动物不感兴趣,每次去动物园都不愿看动物,哭闹着不肯走,要爸爸抱着,不抱就大发脾气;训练的第二个月,我又带他去动物园,他很高兴,一会儿走一会儿跑。看见自己熟悉的动物,会大叫着跑:“孔雀,孔雀。”还指给我看,回来后还吵着要再去玩,这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。看着他在欢乐岛的每一天都在进步我打心眼里高兴。这些与教他的蒋老师的辛勤工作是分不开的,因孩子的个别训练计划是由她制定、并在她的指导下进行训练的。感谢蒋老师,她让我认识到家长情绪对小孩子的重要性。帮助我调整心态,学习用心发现和欣赏孩子的点滴进步,不再盲目地与其他小孩比较,不再有自卑心理。
现在我和儿子已离开了欢乐岛,但在欢乐岛的日子里,让我和儿子学会了很多东西。现在他已进了正常幼儿园,看着他一天一天的进步,让我更有信心去帮助孩子。感谢“欢乐岛”的老师们,让我和儿子在迷失的路上找到了方向,找回了信心,学会了一种乐观的态度去看待人生,看待自己周围的人和事。愿“欢乐岛”越办越好,让更多的自闭症孩子受益。

(注:文中孩子名字为化名)
本文共分为:   1  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