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周日记
“当我第一天带着孩子正式参加训练时,我就知道苦难的日子才刚开始,今后的人生路将会有许多的坎坷。我已有了心理准备,有了‘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’的人生态度,因此,我的精神压力不会太大,虽然我也有想不通或沮丧发脾气的时候,但我很有信心,孩子一定会恢复健康的,他一定会有开口说话的那一天,而且无论今后他的情况怎样,我都会一如即往地爱护他,做他永远的保护伞,我会永远地牵着他的手,走过人生的一道道坎……”
——摘自一位“雨人”妈妈的日记

2003年3月24日 星期一 阴到多云

今天可能是因为“星期一综合症”在作祟吧,我和孩子的情绪都很差。他不愿意爬滑板,不愿意学习跳舞,总要我抱,不抱他就哭,要不就要到外边玩水去。这一下我可来火了,我迁就他吧,我每天100元就白费了,不迁就他吧,他便咬手指。我记起以前他也有过类似的行为,由于我们不断地打他的手,他才不再咬,现在又是这样,而且,我现在后悔一直以来对他那么疼爱,所以他才不知道什么事情会令妈妈生气。我气极了,打手打屁股。我头一回对孩子又打又骂,孩子在流泪,而我的心却在流血。“为什么别人在享受生活,而我却要受这份罪”当下午放学回到小区看见人们在悠闲地散步,打球,逗孩子时,我确实发出了这样的询问。“我们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,上天要这样折磨我们?”我一边想一边走。说真的,有时候我是那么的坚强,天塌下来也能顶得住,可我也有心灰意冷的时候,我也有需要别人安慰的时候。
如果孩子吃多一两个星期这种药却依然不会有表现好的一面,我会不再给他吃了。

2003年3月25日 星期二 阴转晴

昨天孩子的情绪喜怒无常,注意力很不集中,有咬手指的自伤行为,今天可以说他的情绪稍好,但无论是做感统还是在小课室里,他的注意力都很分散,不听指令,不合作,无论你怎么呼唤他,弄他的身子,他就像孙悟空的假身一样,对外界毫无反应,以前他嘴里常有的“嘟”声等也消失了。我不敢说这都是药物的副作用,但起码他的这些变化应与服药有关,我想也有可能与睡眠有关,自他服药后,他每天至少推迟一个小时才睡。

2003年3月26日 星期三 晴

昨晚我去97中上完课回来都快10:00了,孩子正在洗澡,一听见我回来了,便“妈妈”地叫个不停,这表明他对我的回来有反应,这是一大进步。我马上陪孩子睡,虽然我这样做我自己将少睡一个小时,但为了他能在第二天有精神,能多睡一两个小时,我辛苦一点也没什么。
可能是因为早睡了一个小时的缘故吧,旦旦今天早上的情绪较好,注意力比昨天集中些,而且成老师与他“YE”时,他会主动地把双手击成老师的手掌,这可是一个多月以来的训练中头一次见到的,今早成老师还说旦旦的社交行为有些进步,如他较主动地看陌生人,还主动与熟人笑。
但下午就不太好了。由于孩子在练习滑板时因我的操作失误导致旦旦摔了一跤,擦破了皮,他哭得有些厉害,我一个劲地向他道歉和抱他,他才停下来,而且他以咬手来抗议,这令我很苦恼。午休时我趁他睡着时擦了点绿药膏,但他却惊醒了,后来一直没睡,所以他下午的情绪又不太好。

2003年3月27日 晴 星期四

今天孩子的情绪不错,各方面较配合,嘴巴里又开始有了“嘟”声。一整天他都没拉湿裤子,这可是破纪录了!李老师(一位来收集资料写论文的在读研究生)给旦旦上课,他又像昨天一样能跟老师击掌。

2003年3月28日 星期五 雨

这几天旦旦的情绪逐渐好转,在小课室的表现均较好,他在学跳羊角球,已学会跳跃和爬滑板,但他很拒绝独脚椅。从本周三开始,我一天给孩子吃三次药了(SUPER-NUTKNA)。

2003年3月29日 星期六 阴

周六是我的苦难日子,因为孩子总是不喜欢玩游戏,尤其是要排队等时,他显得特别的不安,不知要干什么,因此每到这一天,便是他哭闹,令我难堪的一天。这一天会有很多家长来,也有一些来访者。有时为了迎合孩子的要求去坐吊兜或跳跳床,我又违反了纪律,不理他吧,他又哭闹不止,或咬手指,我真的很怕星期六,所幸的是,他今天的表现应该说还是不错的。
总的来说,旦旦经过一个半月以来,粗略地概括他有以下几点变化是很明显的:1.性格比较开朗,较大胆,对陌生人敢主动地看并有笑脸(容),还能与相处仅一个小时的陌生人击掌“YE”几下,脸部表情较多,目光对视较好。2.能基本上象正常儿童那样依恋妈妈,会在对方挥手告别时作出挥手的反应,有时能说:“妈妈,抱抱”。3.对我们教的东西和交往方式不再抗拒,能进行在辅助下的简单模仿。
以上三点其实表明旦旦在社交方面有了较明显的进步,但孩子的理解能力和模仿能力还是不尽人意,让我们继续努力吧!

2003年3月30日 星期日 雨

今天早上因天公不作美,我们没有出去玩,于是我给孩子上了一节小课堂的课,他不太配合,可能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制作好时间表,他不太明白现在在干什么的缘故吧。
下午几个家长兼同事来探望我们,孩子能与他们进行目光交流和击掌“YE”、做“飞吻”的动作等。具老师说他进步很大,能较主动地留意身边的人和事。后来我们还去了具老师家,孩子进门前并没有拒绝和害怕,也不怕坐电梯了,他还不抗拒汉汉的爸爸抱他呢!

(注:文中孩子名字为化名)
本文共分为:   1  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