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孤独症儿子
  我的儿子正正现在已经三岁两个多月了。在他两岁半时,医生诊断出他是一个自闭症患儿。起初,听到医生的诊断结果,没想到那么的严重,认为这是暂时性的。但经过了解,自闭症原来是一种身体机能失调病症,即他们的语言技能、沟通交流能力受到严重的影响。当知道这个结果时,我是那么的伤心彷徨。
还记得出生后的几个月,他长的一双机灵的眼睛总是微笑着,样子可爱极了。但回顾他的成长经历,在他两岁前,好象跟别的孩子都一样。但后来,他的进步似乎放慢了。他从来没有意识地发过音;他经常发出尖叫声;经常做出刻板行为;用语言和他人交流存在障碍;他对旁人视若不见;当叫他的名字时,他毫无反应;他不喜欢跟小朋友玩;他有时还会做出自我攻击的行为。每次想到他对人的冷漠和孤独的背影,我的心如刀割一样。有多少个晚上,看着他熟睡的样子,自己暗地里偷泣,心里的抱怨,与面对别人的自卑感悠然而生。
后来,在他两岁十个月时,我们带他来到广州“欢乐岛”自闭症训练基地训练。起初,他好象耳聋一样,老师们无法和他沟通交流,他只会不停地哭着,老师们对他无从下手。但经过5个月的艰辛训练,他开始会注视别人;他会听简单的指令;训练时,他哪怕哭着也会完成老师的要求;他少了尖叫声;他开始会用手指东西;他会经常注视我;而且,注视我的目光好象有话跟我讲一样;他经常发出听不懂的声音;他开始模仿老师的动作,还会自己吹泡泡;他可以连点将1至7 的数字写出来。每次看到他坐在教室里写字那认真的样子,我心里总是甜滋滋的。还记得有一次放学时,他还会主动拖小朋友的手。这都是他以前不能做到的。
他的进步在别人看来不算大,但在我心目中,从无到有,哪怕是一点点。我都会欣喜若狂。当然,他还比较懒惰,有时不愿做运动,胆子小,欠缺耐性,有时会发脾气,但我知道这不能操之过急,一定要有耐性,我会尽能力去教导他。在他的人生道路上,不一定象别人的孩子一样正常生活,但我知道不要抱怨,等待,要积极的去面对,使他生活能够自理和融入社会,这是我目前最大的目标和期望。

(注:文中孩子名字为化名)
本文共分为:   1   页